許善達:應該繼續降低高科技企業稅收負擔

“全球化發展多年后,稅制的競爭力功能突顯,如果一個經濟體稅制缺乏競爭力,那么經濟發展就會受到制約。”

世界浙商網訊2019-11-22 20:22:00來源:世界浙商網作者:陳抗

  世界浙商網訊(《浙商》全媒體記者 陳抗“全球化發展多年后,稅制的競爭力功能突顯,如果一個經濟體稅制缺乏競爭力,那么經濟發展就會受到制約。”1122日,第二屆浙江“鳳凰行動”論壇上,聯辦財經研究院專家、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許善達提出,稅制改革對推動科技和經濟發展有至關重要的作用,他強調,企業必須要考慮如何提升自己提供給市場的商品和服務的科技含量,政府政策應該繼續加大對企業科技創新的支持力度,尤其是降低高科技企業稅負。

  此外,他還提出了多個建議,比如降低高科技人才的個人所得稅、實行大型集團統一納稅、將消費稅劃轉至地方體系的主體稅、劃轉國有資本降低社保繳費率并改革分省統籌為全國統籌等。

  減少高科技人才的稅收 

  目前實施的個人所得稅稅法中,高收入者多交稅,低收入者少稅或免稅,這是合理的,但我們應該看到這也增加了高科技企業的勞動力成本。

  許善達說,高科技人才是企業勞動力成本的組成部分,企業要大力發展高科技,靠的是大量雇傭高科技人才,為了吸引這些人員,企業給出的薪資必然也會高過其他普通職工的薪資水平,也就讓高科技人員成為了“高收入人群”。按照目前的個人所得稅稅法,意味著企業的勞動力成本上升,高科技人員數量越多,質量越高,企業勞動力成本上升就越多。

  “我們要考慮如何降低高科技人員的個人所得稅,廣東已經先行制定了相關政策,高端人才、緊缺人才的稅負最高只交到15%,差額的30%由珠三角9市的市一級財政來補貼。中央也支持了這個決策。未來,如果要發展高科技,降低對高科技人才的個人所得稅是必要的措施。”許善達說。

  除了個人所得稅,房價也構成了企業的勞動力成本。許善達舉例說,華為搬去東莞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東莞的住宅房價便宜,可以大大降低勞動力成本;上海則為符合某種條件的職工提供共有產權房,此類職工可以支付住房市場交易價格70%獲得共有產權房的整體居住權和70%的產權,政府擁有30%的產權。這樣解決企業職工的住房,降低了企業的勞動力成本。

  除此之外,對于降低高科技企業稅負,許善達還提到了對留抵稅款的建議。“留抵稅款是企業預繳的稅款,對于高科技重資產企業來說,是最不利的,去年國務院已經決定把留抵稅款改為退稅,但是當期的財政收入退還留抵稅款的資源是有限的。我們的建議是發專項特種國債,把企業這些預繳的稅款退還給企業,其效果就是本應由政府承擔而實際上由企業承擔的融資成本仍然由政府來承擔,而且政府的國債利息低,企業的融資成本相對又比較高,符合中央關于降低全社會杠桿率的供給側改革精神。而且,為當期預算平衡減輕了壓力。這樣對國家下一步鼓勵投資,特別是鼓勵高科技重資產企業投資,一定會發揮很好的作用。”

  如何處理總部與分部的稅收關系? 

  為什么世界五百強企業中,中國鮮少有制造業企業上榜?原因很多,其中一項也可以追溯到稅收政策。

  許善達說,美國企業納稅都是采用集團公司集中納稅的方式,即達成了虧損和盈利的分支機構相互之間的對沖,實際上大大降低了整個集團的稅負,提高了財務效率。

  我國目前實行分稅制,雖然企業所得稅有企業集團集中納稅同時分配給分支機構所在地的制度,但是執行此項制度的制造業企業集團不多。各地政府都傾向于讓企業集團的分支機構注冊成一個法人,在本地交稅、核算,保證當地財政的權益。這種狀況是犧牲了企業集團的財務效率的。所以,在這個問題上,目前的主要矛盾,是地方政府的權益保護的比較好,企業集團提高財務效率落實的不夠。”許善達認為,這種局面是發展企業集團一個制度性缺陷。

  因此,許善達強調,鼓勵企業集團發展就要鼓勵企業集團根據企業所得稅法實行企業集團統一納稅,前提是按照法定規則將稅款分配到各個分支機構所在地的政府,這一點很重要。“如果能夠推進這項政策的實施,將有效降低企業集團的稅收,大大提高我們的競爭力。”

    

  美國稅改對中國的影響 

  “特朗普的稅制改革,實際上給我們增加了很多壓力。”許善達談到,美國此次的稅制改革力度空前,核心內容之一是普遍性減稅,稅率從35%降低到21%,所有企業都可以享受。更重要的是很多政策大幅度增加美國政府對企業的科技創新的支持力度。比如企業購買機器設備可以一次性作為費用進成本,不再按年度提取折舊費,在財務上相當于政府為企業購買設備提供21%的無息貸。

  再比如,大幅度對海外利潤匯回美國實行減稅。“只要企業的海外利潤匯回美國,減稅最少減60%,最多減80%,我掌握的數據,去年三個季度已經匯回來將近六七千億美元了。三分之二用于這些公司回購股票,所以美國的股市里,幾家大公司的股票價格上漲,原來買了這些公司股票的投資者都獲益。三分之一的回流利潤用于這些大企業的科技研發,也就是2000億左右的投入,占美國總GDP1%,全年對科技資源的投入可能會突破4%。這對美國的科技創新的推動力是相當巨大的。在這種背景下,中美的科技差距在未來很可能會比目前拉大。”許善達說。

  要想縮減和消除中美科技的差距,就必須鼓勵企業加大對科技的投入。發國債全部退還留抵稅款,高科技人才的稅負、集團企業統一納稅等,如果落地,都將是對高科技企業的重要支持。

    

    

  用消費稅來拉動消費,大力降低社保 

  許善達最后還談了兩項改革建議:一是消費稅,二是社保。

  中央決定加大鼓勵消費的力度,但總體來說,地方政府這方面動力不足。原因之一是消費環節稅收較少。許善達認為,消費稅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他建議把消費稅劃轉至地方體系的主體稅種,先征收汽車、摩托車等便于征收的稅種。其他稅種沒有成為地方稅體系支柱的能力,而上萬億的消費稅可以引導地方政府更加關注本地居民收入的提高和擴大消費。

  “好處很明顯:對于生產消費類產品的企業,減輕了財務負擔;對于地方政府而言,消費稅成為地方稅后,一方面有招商引資的積極性,一方面有拉動消費增長的積極性,長久以往,對國民經濟發展是有好處的。”許善達說。

  在社保方面,許善達說,“目前除了個別省份,企業當前的社保支出占企業勞動力成本支出的比重還是太高了。建議中央來執行但目前由地方來承擔的,就是社保。目前央企國有資本劃轉社保只劃了6000多億,明年才能劃轉2萬億,現在只完成了30%。” 

  他建議,除了國有資本劃轉進一步降低社保繳費率之外,還應該把社保從分省統籌改為全國統籌,這樣地方支出壓力大幅減少,也會降低企業勞動力成本壓力。對于老百姓來說,也可以在全國各地繳納社保費并享受全國統一的社保政策。這也是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基本制度之一。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蓝球走势图表